AG百家乐官网律师事务所

媒体专访

媒体专访被裸奔厅官:我感觉到某些部门很蛮横

2018-11-22 01:10

  毕国昌(1950~)笔名笔耘、铁汉。哈尔滨出生,祖籍山东莱州,中共党员。毕业于黑龙江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班。历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十二团农工、宣传干事,大庆油田工作人员,哈尔滨市公安局、总工会、市委干事,新华通讯社黑龙江分社兼职记者,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高级记者、黑龙江记者站站长(副厅级)。

  法制晚报讯 (记者辰光)12月6日,某微信公众号一篇《一厅级干部在三亚被城管弄得没了尊严》的文章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让涉事双方毕国昌和三亚市天涯区城管局一时间处于舆论的风暴眼。

  连日来,涉事双方你来我往地通过媒体隔空喊话,原本是一件小事的城管扣押车辆顺带拿走衣服的新闻逐渐演变成了一场舆论的风暴,国内数十家媒体的近百篇报道又将这场风暴的威力不断持续和扩大。

  毕国昌回忆,1988年,海南省正式建省不久,时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的他采访了海南省第一任省委书记徐世杰及省长,后来又在三亚采访了第一任三亚市委书记刘启明等主要领导同志。

  相信那时身为座上宾的毕国昌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27年后的他,会几乎赤裸地走在三亚市的街头,在人们惊讶的表情和拍照的镜头下,蹒跚着步行回家。

  记者:关于事件的细节已经尽人皆知,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当您发现自己的衣服和自行车都被城管拿走后,其实也可以选择拦一辆出租车,回到家后再付钱啊。

  毕国昌: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我开始也想到了拦一辆出租车的,但是我和我的那个一块游泳的朋友连续拦了十几辆出租车,没有一辆出租车给我们停过,大概是出租车司机把我当成了精神病人,否则怎么会赤裸着身体,在大街上拦车呢。

  毕国昌:事实上,我当时很生气!愤怒之下,我就没想到让家人送衣服和钱,或者是来接我。

  毕国昌:我愤怒的是城管的执法怎么可以如此随意和不近人情,如果换在国内任何一个城市,发生这种事情,相信都会有人第一时间出面处理,再怎么着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赤身裸体地站在大街上,这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就是在三亚,我感觉仿佛城市的管理者对我们这些候鸟人群总是采取着双重标准。

  如果是海南本地人去办什么事情,往往都会比较顺利地办下来,但如果是我们这些候鸟人群,可能就要困难许多了。我认为,在长达数小时的时间里他们不给我把衣服送回来,就是因为我有候鸟人群的嫌疑。

  法晚:随着事件的不断变化,您的厅级干部身份开始成为舆论的焦点,有舆论认为您是在用厅级干部的身份向当地政府施加压力,您怎么看?

  毕国昌:这个问题我已经澄清过好几次了。我在自己写的事件经过里,压根没有说过我的厅级干部身份。我把文章发给了一个搞微信平台的朋友,那个朋友为了吸引点击量,增加了一段编者按,并且在标题里突出了我的厅级干部身份,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实上,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厅级干部身份,何况我退休后,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根本就不再是什么厅官了。

  毕国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老干部处的处长同志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和我取得了联系,表示慰问,我们黑龙江记者站站长毛更伟和海南记者站站长王志刚还都提出要亲自来看望我,台本部和许多我们台驻各省的记者站长或退休站长也都纷纷给我打电话。海南建省时我们中央台第一任站长黄溪云在电话里也很生气:“奇耻大辱啊!”

  法晚:作为一个在26年前采访过海南省第一任省委领导和三亚市委主要领导的老记者,您对这次遭遇有什么感想?

  毕国昌:现在回想,就如同做梦,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这次遭遇。我那时采访,海南的干部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勤奋、务实,记得很清楚,市委书记刘启明同志一直光着脚接受采访,并坚决留我们吃饭。

  徐世杰同志和刘启明同志的声音都编辑进那个长篇录音报道《重唱创业歌》里面了,而这个《重唱创业歌》是进入当年的中国新闻史的。但这次的事件中,我感觉到的某些部门很冷漠、很高傲甚至是蛮横的。

  毕国昌:我是一个老记者,特别是我一个和政府机关打了多年交道的老记者,他们在凌晨一点发的那个通稿,我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当时说道歉,怎么道歉?在哪里道歉?跟谁道歉?我作为应该接受道歉的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最后还得我上网去查,才知道人家跟我道歉了,这不很滑稽吗?

  我担心,今后肯定还会再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件,而多数当事人,都会采取忍气吞声的态度,这也是城管工作改进不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毕国昌:2006年,当时有几个好朋友,一起商量着在海南买房,我爱人就和他们一起看了看,感觉不错,空气好,环境也好,关键是还有大海,就在这里买了。

  毕国昌:我买的时候比较便宜,当时的房价4000元/平方米。我的是一个80平方米的房子。

  毕国昌:我实际上是从2010年开始才每年都来海南的,因为我是2010年9月退休,正式办理的退休手续。从2010年开始,每年冬季,我就带着老伴来海南住几个月,把冬天过完再回东北哈尔滨。

  毕国昌:我的退休生活也可以说是候鸟生活,也很简单,买买菜,做做饭,写写书法,到三亚湾海里游泳。

  毕国昌: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我们小区里大部分都是候鸟老人,开春了就奔向全国各地,入冬了就又回到海南。

  毕国昌:我要真诚地感谢国内媒体的同行们,记者们还是很客观很公正地报道了整个的事件,还原了真相,在舆论为我维权了,这对于现在的我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大家的帮助,不是要气死我吗。如果说是我的厅官身份给当地有关部门施加了压力,还不如说是这些同行。

  就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的时候,我接到了四川成都一家电视台的记者电话,说他们已经在路上,要到海南来采访我。我当时就很感动,结果没过一会,青岛电视台的记者也打来电话,说他们已买好了飞机票,并跟我约了采访的时间。那么远的,这些同行不辞辛苦地跑来,我真的是万分感动,那一刻我不禁流下眼泪。

  毕国昌:说实话,我已经筋疲力尽,我的血压也高,心脏还不好,这几天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现在既然他们已经道歉,我就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我不再想说什么了,就这样吧。

  30年前,我在哈尔滨就干预了一起城管事件。当时他们还不是正式国家编制呢,他们在哈尔滨地段街上横扫了几家卖水果和卖菜的摊位,收走东西,弄断杆秤,根本谈不上出具扣押单,便扬长而去。我介入时,他们已经将那些物品全部分光,接着就是区长亲自登门游说,阻止你的介入。

  时至今日,有些城管执法人员依旧连扣押流程都不知道,不光下面不知道连我们的执法队长和政委也不知道,这怎么能行,漠视私人财产,不尊重人的尊严,其实也是不尊重国家宪法。如果不认真加以整改,这个问题就成了一个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