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百家乐官网律师事务所

交易案例

错版币高估值猫腻:有藏友被骗缴纳高额鉴定费

2018-11-16 00:22

  如果你有“错版币”,然后又被“鉴定”为价值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你需要的是警惕而不是开心!

  取到“鉴定”价值百万元“错版币”的刘先生还没从兴奋中回过神来(见8月29日A07版),又有一位姓曹的市民向新快报记者报料称,他也有一张面值50元的“错版币”,经拍卖行鉴定收藏价值高达50万元。新快报记者随后在采访中发现,在广州拥有“错版币”的市民不在少数,而这些“错版币”无一例外被鉴定为“天价”。业内人士踢爆内幕称,这是拍卖行业常见的骗局,目的是为了骗取高额的鉴定费或前期费。在采访中,有藏友称曾被连骗三次,缴纳的高额费用打了水漂。

  曹先生是在广州白云区一家公司做制冰机的,今年7月初领工资时,他发现有一张50元的纸币(见左图)模样很奇怪,用灯光对照下,发现钱币水印的头像一只眼睛睁开,一只眼睛闭着,眉毛还往上翘。

  “刚刚开始我以为是假的,不过想到是厂里发的可能性不大。”曹先生说,他第二天将钱拿到当地银行核查,发现确实是真币。为了保险起见,他又跑到另一家银行再次核查了一下也说是真的。为了解除曹先生的疑惑,当时银行柜员还表示可以帮他换一张“正常的”。

  这个要求被曹先生拒绝了,“我没换我说我要收藏。”曹先生认定,这张“怪币”肯定价值不菲。

  当时一位姓徐的工作人员对他说,要鉴定得先交200元鉴定费。曹先生说,对方拿着看了几分钟然后说是错版币,可以交由对方拍卖,但前提要收取四五千元的宣传费。

  曹先生有点舍不得,就跟同事拿钱走了。大概在7月底,又有一家拍卖公司打电话给他,要他过去拍卖。

  “去的这个叫壹某投资管理公司。”曹先生记得很清楚,他刚到公司,工作人员陈某就叫他先交200元鉴定费。

  “他说是私下交易,有买家要来谈。”曹先生说,他和同事在那里兴奋地等了一个下午,但是后来对方又说,买家临时有事不能来了,可能要等一个星期。

  曹先生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每次被叫去都要先交鉴定费,而鉴定书和收据都没有。

  曹先生所持有的是否罕见的“错版币”,又是否真如拍卖行鉴定的价值不菲?新快报记者通过某内部人士提供的线索,加入了一个古董艺术品交流QQ群。

  令人意外的是,群中多人宣称持有“错版币”,而每一个都被鉴定价值数十万到百万元不等。但这些藏友在交了鉴定费后,“错版币”却一张没有卖出去。

  一位被骗的网友为了打假,经常在群里转发打假的网帖,呼吁“不要再蒙在鼓里,沉浸在发财的美梦中了!假的永远是假的!”

  “现在所谓拍卖行、古董艺术品鉴定公司,鱼龙混杂不可轻信。”一位业内人士分析,曹先生和李小姐遭遇的就是近年来拍卖行业常见的骗局,而“错版币”近期发生得相对频繁。

  该人士称,这些拍卖公司以有人高额收购为诱饵,骗收藏者前往洽谈,这时一般会收取数百元左右的初期鉴定费。然后拍卖公司会用各种理由,让收藏者缴纳高额的物理鉴定费或者前期费、宣传费。收费后,拍卖行将收藏品在公司官网进行宣传,之后再组织一些小型的假的拍卖会叫收藏者参加,最后流拍。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工作人员也表示,现在很多私人的古玩鉴定公司都是骗人的,无论古玩真假基本上都鉴定为真,为的就是赚取高额的鉴定费和中介费,而正规的拍卖行一般都是先拍卖后交钱。

  新快报记者采访发现,被骗的远不止“错版币”藏友,李小姐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不久前,李小姐得知自己手上的“象牙雕”饰品(见左图)价值不菲,于是打算卖了。在网上发布售卖信息后,不少拍卖行打来电话要求“合作”。经过遴选,李小姐看中了上海一家名叫某鼎艺术品的拍卖行。

  “他说这个好点的值90多万元,一般的也有60万元。”李小姐说,拍卖行告诉她已经有买家对她的“象牙雕”很感兴趣,会带着鉴定师过去直接鉴定,不要鉴定费。

  “他们说,就算不成交,你也不损失什么啊。”7月初,放下戒备心的李小姐,专程赶到上海洽谈合作事宜。“我到了那,他们就叫我等一下,说买家正在跟老总在谈。”

  “我当时就纳闷啊,不是说跟买家谈吗。”李小姐说,对方随后又表示,要先对她的“象牙”进行鉴定。

  无奈之下,李小姐先后两次交了700元鉴定费,对方在“看一看”、“摸一摸”后,就告诉她,“这是清代的,亚洲象牙,价值90万元。”

  李小姐说,对方随后拿出一份合同要她签署。但合同中有一个条款,象牙必须是亚洲、清代的,否则不能成交。另外,还要再次对象牙进行显微镜检验等物理鉴定,而1.6万元的鉴定费必须由李小姐先行支付,待成交后退还。

  “可我根本没说这是什么象牙啊,而且不是已经鉴定了吗,为什么还要物理鉴定?”李小姐说,由于自己坚持不肯出这笔鉴定费,最终她无功而返。

  一段时间后,李小姐的手机再次被拍卖行打爆,都告诉她“你的象牙真的值好几十万”。由于经不住诱惑,李小姐从7月中旬至今,先后两次到广州两家拍卖公司谈合作。

  “这个象牙雕每次鉴定的都不一样,有的说是非洲的、亚洲的,还有的说是清朝的、明朝的、民国的。”李小姐无奈地笑着说,在花费了高额的费用后,她才意识到彻底被骗了。“因为你最后会发现,只要先交钱,无论开多少价,他们都能满足你。”